遮阳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遮阳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地名记忆守望乡愁穿越三十载图文说西街[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3 02:08:19 阅读: 来源:遮阳挡厂家

闽南网3月10日讯 他是摄影家,照相机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从事摄影20多年来,他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人生百态、社会变迁。他是泉州文化人陈世哲,西街的老住户,他所撰写的散文《老西街一日》,配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拍摄的老照片,再现了老西街原住民生活的场景。

“地名记忆 守望乡愁”栏目里,“西街”并非首次出现,但像陈世哲这样图文并茂描述西街的,还是第一次。我们希望通过陈世哲的图片,唤起泉州人的集体记忆,一起来记录地名。

记住我们的四种联系方式:电子版投稿请发送至邮箱1501629725@qq.com;纸质版投稿请在文末留下联系电话,平邮寄送至泉州市泉秀街恒祥大厦16楼海峡都市报编辑部;口述、推荐地名请拨95060;微信联系请关注公众号“花巷”。

读者投稿文章均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有争鸣和异议,也欢迎通过以上四种方式指正。(海都记者 吴月芳)

西街

夜晚在西塔下演出的木偶戏

老西街一日

在童年印象中,老西街每一天应该是从鸡叫头遍,我的邻居阿来姑推开她家老木门的咿呀声中开始的。

阿来姑苗条秀美,是东塔对面那家泉州最老牌的粿炊店最老牌的职工,她几乎会做所有传统糕粿。粿炊店每天清晨要应对四面八方前来等候批发的小贩,所以她每天都必须提早赶到店里,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天然发酵的香味,即使走在两百米外的台魁巷口都可以闻到。台魁巷口有一家著名的肉粽店,女老板阿缎虽然“素性帝”(闽南语,意思为急性子)脾气,但她做的烧肉粽却肉香四溢米香柔和。不过她可不用像阿来姑那么早起,她是自由的个体户,爱开就开,爱关就关。

东西塔下过去是老百姓免费休闲的地方

天未光,一些声响便开始从大街小巷传来。序曲是卖素馨花和玉兰花的女声,顺着旧馆驿、井亭巷、裴巷等南北走向的古巷传来。那是非常亲切又带点羞涩的小调式的叫卖声,那出人意料的和声至今仍萦绕在我的耳神经。也许卖花姑娘知道只能让两侧古民居早起的姑婆们听见而不会吵醒尚在梦中的老爷们,所以她们总是尽量压低音量。

姑婆们是西街一贯的早起者,她们必须在天亮前做好两件事:首先,她们要将昨夜值班完的马桶同志在规定的时间轻轻地放在规定的地点,等待即将进城倒尿的农妇们。每天的这时段,你会见到大街小巷各家各户门口都摆着一个马桶,迎接过路人的检阅,构成了西街的一道风景线。为了显示自家的马桶文化非同寻常,有些有钱人家将马桶装修得十分豪华,所以泉州有“妆得尿盆四叭绶”(意思是将低俗的东西打扮得很高贵)之俗语。

倒尿完毕,各家姑婆们立即涮马桶,那竹刷与水流在马桶中激荡的音响,是老西街清晨色臭味俱全的《涮马桶进行曲》。

老西街的晨曲,属于勤劳的家庭妇女们。接下来,她们的程序就是生火烧水煮稀饭。

太阳升起,姑婆们手头的活儿告一段落。于是,她们开始梳妆打扮,而刚刚买来的一大串素馨花或玉兰花,不一会儿就成了头顶的花园。

老西街的妇女们是最爱美的,她们用压榨茶油的“茶枯”洗头发,用野地里采来的芦荟美发润肤,用天然的“胖粉”挽面。那挽面的工具极其简单有效,只要两手将一根线巧妙交叉行走于脸上,便可将细毛粉刺绞杀。

阿缎的肉粽店,顾客是陈世哲的妻子和女儿

等到大人们吃完早饭去上班,小孩们抢走最后一块碗糕赤脚跑去上学后,西街便开始展开清明上河图式的民俗画卷。这时候,心灵手巧的姑婆们可以做自己喜欢的针线活或手工艺品,有的则把约一平方米的木板搬到街边做“加禙”,将废布料剪成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碎片,然后像裱褙字画一样,在木板上一层层地拼贴裱成厚厚的大张布料。东西塔围墙外是姑婆们展示这些“包豪斯”现代派艺术的露天画廊,在阳光暴晒下争奇斗艳。

街道两旁的“拼窗帮”式的木板店面纷纷开张了,说书店和小人书出租店将卸下的“窗帮”在墙脚叠放成一丈多的长板凳,供听众和读者就座。与此同时,游客、商贩、江湖侠客、民间说唱艺人,游医卜卦、染乌衫裤、补鼎补锌锅和缚笼床(闽南语竹编的容器)专家,表演爆米花者,赌买劈甘蔗者,沿街剃头者,收购废品者……从各路拥来曾经是“满街都是圣人”的西街寻找商机。

十点时分,西菜市场是最热闹的地带。当时有个叫做张铁龙的拳师,天天当众表演舌铁丸。那铁丸比乒乓球还大,他竟然可以一连吞几粒,然后大吼一声吐将出来。张铁龙的店铺就在开元寺大门西侧,专卖跌打膏药,十分有名。

老西街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刻是黄昏,这时候我们都放学了,我和小伙伴可以很轻易地从东塔的石栅栏墙缝中穿过,在东塔下放风筝捉迷藏。

一些人坐在草坪上听义务说书者讲三国,有人在树下弄南音。

当时人们大都赤脚,街上几乎没车辆,所以路上没有噪音。

到了傍晚,白天那“满街都是俗人”的西街又恢复平静。人们吃完晚饭,接下来就是洗脚,穿上木屐,纷纷到街上散步。因木屐的新旧、厚薄、质地不同而音质音高不同,这么多人同时穿木屐在水泥或石板路上行走,发出各种不同音色的清脆的声音,犹如一首喋喋不休的木琴奏鸣曲。

而此刻,那粿炊店早已打烊。

说不定阿来姑早就休息了,因为明天鸡叫头遍,她又要去上班。(陈世哲 文/图)

定制职业装厂家

工服订做公司

北京西装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