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阳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遮阳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明年种啥镇长不敢打保票谁能借菜农一双慧眼兴山柳

发布时间:2020-10-19 05:27:22 阅读: 来源:遮阳挡厂家

明年种啥镇长不敢打保票谁能借菜农一双慧眼

青岛萝卜大丰收,却鲜有人前来收购。

作为青岛大白菜主产区,平度郭庄镇每年都种上万亩的大白菜,但多数菜农生产都不成规模,少的只有七分地,多的不过三五亩。他们每年要种什么菜,判断标准也五花八门:有的觉得去年生姜不值钱,今年就改种大葱;有的觉得去年土豆卖得好,今年也跟着撞撞大运;还有的干脆凭省不省心为标准,一直选种投入小、易管理的大白菜,将来收成好坏完全听天由命……小小田地里五花八门的种菜经,是中国菜农卖菜难的缩影。

五花八门的种菜经

11月15日一大早,听说自家白菜地附近停着一辆小卡车,住在村南头的郭庄镇郭庄村民老韩赶紧骑着电动车赶了过来,老韩至今还有3亩白菜没卖出去,这几天甚至都没有人来问价。

郭庄镇是青岛的蔬菜主产区,镇上75000亩耕地,仅蔬菜种植面积就达到65000亩,包括各类冬暖棚1200多亩,是名副其实的蔬菜生产专业镇。但大部分农户都像老韩家一样,种植规模很小。

“基本每家每户都在三五亩左右,最多的也就种个十多亩。”郭庄镇主管农业的副镇长赵亮告诉记者。

这些各自为战的小农户种菜经五花八门:有的是因为某种菜去年太不值钱、今年改种了其他蔬菜,有的则反过来,“去年不值钱的今年就值钱”,专找去年的低价菜种。老韩今年种白菜的判断就属于后一种。

“2009年大白菜不到1毛钱一斤,到了2010年一下子到了4~5毛钱一斤,当时我就盘算着2011年大白菜肯定就不值钱了,所以去年我这地没有种白菜。”最终如老韩所料,去年种大白菜的农户猛增,种的白菜也都没怎么卖出去,4~5分钱一斤都没有人要。

按照这个逻辑继续推断,既然白菜去年价格也很低,今年就该回升了,所以老韩打定了主意今年要种大白菜。而为了种这一茬白菜,老韩特意上一季种了土豆,土豆收得早,收完土豆种白菜正来得及。

不过老韩这次的如意算盘落空了。没想到夏天收获的土豆也不好卖,4毛多钱一斤,基本刚够本钱,而大白菜种了后更是到现在还没有卖出去。

这两年郭庄镇大白菜种植面积的变化反映了农户的心态。因为2010年大白菜的高价,2011年,郭庄镇全镇共种植白菜近4万亩,到最后很多都烂在了地里,今年郭庄镇的白菜种植面积一下子减少到了1万3千多亩。

老韩告诉记者,村里很多农户种植大白菜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图“省事”,一般种上后,都不会太用心地管理。

但也是由于没有用心管理,老韩家的白菜质量并不好,这一点连老韩自己也承认,“我那三亩地的白菜的确不好,所以我想便宜点卖出去,但最起码能有个本钱,600块钱就卖。”老韩似乎下了狠心,所以一听见点风吹草动就忙不迭地骑车过来看看,“卖不出去总觉得心里有点事,干什么事都不踏实。”

散户力量难拧成绳

屡屡陷入卖菜难困境的菜农不禁要问,明年究竟种啥好卖呢?

“谁也不能打这个保票,说种什么菜挣钱,种什么菜赔钱,比如政府说明年大白菜可能要贵了,你们可以种大白菜,但结果很可能是大白菜又便宜了。这个,真难说。”赵亮告诉记者,最理想的办法就是搞订单农业,就是厂家让种什么,就种什么,这样就不愁销路了。

记者注意到,早在2006年,郭庄镇就在招商引资时开始重点引进蔬菜加工企业,还积极联系收购大户,利用订单形式推动蔬菜生产产业化进程。按照当时的设想,各蔬菜加工企业和收购业户,在蔬菜种植前就与菜农签定收购合同,收获后手拿合同搞销售,把一家一户的小生产与国际、国内的蔬菜大市场进行有效对接。

但是,一个镇的订单数量毕竟有限,只能解决小部分菜农的卖菜难问题,而且放到整个大市场中,订单农业照样不能保证菜农卖高价。“订单农业也是要考虑整个市场的,比如泡菜厂收购的大白菜,如果市场价格是4毛钱一斤,那就按照4毛钱卖,如果是4分钱,那就按照4分钱一斤卖,市场规律谁也不能干预,政府只能说是尽可能帮菜农卖菜,但不能保证价格。”赵亮表示。

郭庄镇郭庄村主任万希友曾希望把村里的菜农组织起来一起卖菜,提高议价能力。他于2009年成立了一个合作社,合作社里目前大约有160多户的社员,几乎家家都有大白菜,但规模都比较小,社员跟合作社之间的关系并不紧密,如果外面有来高价收购的,社员可以选择将白菜卖给外面的人。

“如果全部种大白菜的菜农能够联合起来,至少可以跟外面来的经销商谈谈价格,但大白菜价格好的时候,菜农都是各干各的,谁出高价就自己跟经销商谈好卖了,一旦遇到大白菜价格不好的时候,更是慌得不得了,稍微有合适的价格就卖了。”万希友无奈地表示。

谁能借菜农一双“慧眼”

农民没有识透市场的“慧眼”政府似乎也没有。

“原来省农业厅有个生产处,对于全省农产品的种植面积有一个大概统计,但品种不是很细,比如大棚菜,只是统计一个大棚菜的整体面积,不知道具体种的什么菜,而大田菜,可能也只是统计几个大宗的,比如白菜、洋葱等。”山东社科院省情研究中心主任秦庆武告诉记者。

“仅有的这些大田菜的统计也只是事后统计,也就是说是等农民把菜种上了之后的统计,而且因为目前我们没有关于种植面积信息发布的规定,所以这个统计也只是为政府提供参考的,而不是对外发布的。”秦庆武以自身经历举例道,前几年山东社科院受韩国农村经济研究院委托,调查山东的辣椒、白菜等主要出口韩国的农产品的种植情况,结果他们到处打听,也没问出这些农产品具体的种植面积来。

在秦庆武看来,农产品滞销的根本还在于中国的小农经济,而无法获知的农产品种植信息只不过加剧了这一难度。“农产品滞销的根本还在于中国的小农经济,单个的小农户自主种菜,农户并没有可以参考的种植面积或者产量等参考信息,只能从一些简单的信息做出判断,比如像有些农民觉得今年什么贵了明年就种什么,而有些农民则反其道而行,今年什么便宜了明年种什么。”秦庆武分析道,像这样盲目混乱的种菜格局也使得农产品价格波动没什么规律性,“像大白菜,并不是说一年好卖一年不好卖这样波动,现实的情况可能是去年不好卖,今年还是不好卖。

著名三农学者、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昌平则进一步解释道,当前农产品滞销只是一个表面现象,关键问题是单个的小农户没有渠道影响市场。“菜农种菜,市民吃菜,这两个跟农产品关系最密切的群体都没有定价权。现在采取的‘农超对接’、绿色通道等措施帮助的最根本对象不是菜农,而是流通环节的销售商,对于从根本上解决菜农卖菜难、提高农产品价格方面帮助不大。”李昌平建议,政府最应该出力的地方是帮助菜农提高组织化程度,提高菜农议价权,同时扶持菜农在蔬菜流通环节发挥作用,“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得让农民自己学会卖菜。”

治疗阳痿医院排名

治疗产科疾病专科医院

治疗脱发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