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阳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遮阳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社交应用不是习惯只是可以随时安装卸载的一项生活应用程序

发布时间:2020-03-11 10:49:34 阅读: 来源:遮阳挡厂家

导语:致那些迷失在社交网络中“繁忙”的人们。

上个月,我借口社交媒体学术休假的空档,得到了十六天的假期。在这段时间里,我在找一个一直苦苦寻求而不得的电子邮件地址。但我所知道的是,我要找的那个人活跃于推特上,推文有很多。于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不得不再次登录了自己的Twitter并跟他打招呼,就这样,很快收到了他的回复,另外一个朋友也是如此,他们的回复都是简短的一句话:Twitter已弃用!

他们说的是对的,我确实已经清空了我的社交记录,但这并不是我第一次这样做了。上个月,我开始了三年来每年一度的社交媒体清扫,暂时注销了我所有的社交软件账号,同时,把这些应用程序移动到一个单独的文件夹里,并关闭了推送通知。然后告诉我的朋友们,如果他们想联系我就给我打电话。与此同时,我呼吁了美国《连线》杂志的读者们加入我这个活动,并收到了超过100封邮件回复,他们表示乐意接受我发起的这次挑战。

大家都是怎么度过这一个月的呢?这不得而知,但对我来说,这一个月十分漫长。当初对于清扫社交媒体的坚定承诺日益衰减,我开始自欺欺人,开始偶尔地偷偷使用社交网络。

但是,有时候自欺欺人也是因为无可奈何。例如,有一次,我准备奔赴一个活动的邀请,但是邀请内容发布在Facebook上,因此我不得不登录脸书查看。还有一次,我在准备一场面试的相关问题,但是我需要在与面试者交流之前,对她之前的经历进行调研和了解,而除了使用Facebook,似乎没有更好的途径了。

不过在大多数返回到使用社交软件的时候,都不是处于我本心所愿。这一年,我再一次发现,社交软件是嵌入在人们生活中,无处不在的。我发现,我的Facebook登录次数变成了原来的两倍,因为我不得不通过它来登录我的拼车软件账号(例如:优步)、慢跑音乐应用软件(RockMyRun),拼房应用软件(Airbnb)、骑行应用软件(MapMyRide)等等。另外,我还要通过这些社交软件,将我的饮食拍下照片进行记录,并发送给我的营养师,她经常给我类似于远离巧克力或者多吃菠菜这样的建议。因此,随着时间流逝,我的登录次数不断增加。

换句话说,社交网络这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应用程序了,现在看来,社交网络已经战胜了生活习惯。

当我去到另一个国家时,流量数据通常都很贵,而且我并不想支付这些费用。因此我总是使用无线网络给家人打电话,或者通过谷歌视频群聊、发送照片等方式来跟国内取得联系。然而这些功能通过社交媒体都能轻而易举地实现。

现在看来,似乎你所理解的我的软件净化行为,就是不再使用任何社交软件。是的,我知道我现在的行为就像是一个节食的人,自欺欺人地认为只要适量食用巧克力就不会影响节食(包括我的教练也是这么认为的。)但事实是:我在每一年的社交软件净化中,并不是直接将社交软件从我的生活中消除,而是要以我的方式找出一种即符合个人习惯的使用方法。我不得不承认,在很多方面,互联网给了我最大的帮助(很明显的一点就是,2015年的社交网络已经覆盖了整个互联网)。尽管在这一段净化时期里,我的生活依然离不开Facebook的辅助。

因此,在这次的休假里,我得到了很多重要的启示。

我读了很多的新闻。事实上,我是直接从新闻源来阅读的。我必须做点其他的什么事情,因为我无法忍受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工作上,这简直就是对自己的虐待。然而,每天早晨我启动电脑,打开一个空白的文档,仅仅写了几分钟,我就开始分心。在这一年中,来自Twitter或Facebook的干扰浪费了我的大多数时间,因为每次有推送消息,都会忍不住快速浏览一下,或者刷一下朋友们在Pinterest最新发布的状态。起初,我发现自己在工作时很难集中注意力,但渐渐地,我的注意力能够集中起来,可以进行长时间的写作。当我需要休息一下时,就用《纽约时报》来代替刷社交状态。

当我跟朋友联系的事后,就只通过电话。但是场景往往是:尴尬。这是因为,除了我的妈妈和我的女朋友,我基本上就不会跟其他人打电话联系了。我有两种保持联系的模式:一是通过朋友认识从而经常通过电子邮件或短信联系的社交伙伴,二是社交网络上的点赞之交或评论之交。有时候,我尝试着组织聚会并通知大家参加。但事实通常是;由于工作繁忙,大家很少会有见面的机会。而且当我在社交网站上更新类似于暑假返校的照片或者旅行目的地照片之后,却不知道我的朋友们正在做什么。上个月,一个朋友找我聊天,他想要跟伴侣分手,而其伴侣的父亲病得很重,虽然交谈时间不是很长,但却让我很受启发。在与朋友面对面的交谈一件很棘手的问题后,我觉得自己跟别人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我浪费了很多时间。在地铁里,我翻阅一本杂志,或者只是稍微失一下神。在清晨,我做咖啡、跟狗狗玩耍,而不是去刷推特看看别人更新的状态,一天就这么开始了。起初,这样做让我感到有些焦虑,有一种别人正在一起玩乐或参加party,而自己被孤立的感觉。在FOMO消失之前,我一直在压抑自己的这种想法,但过去之后我却感到无比放松。同时,我跟比之前较少的朋友保持联系,因此我的安排没有那么满了,虽然错过了一些精彩的活动,但我现在并不在意这些。在周六下午,闭目养神,伸一个长长的懒腰,感觉到了属于自己的时间,这才是更重要的。

最终我完成了这项试验,我的自欺欺人让我明白,社交网络只是生活中的一项应用程序。在社交网络上即时更新或长久发布的内容,虽然吸引了来自整个互联网的关注,却不能盲目地代替生活中面对面的沟通。在今年8月接近尾声的时候,我再一次回到了社交网络,而这一次,我没有再感到像以前那样严重的焦虑,因为我的心思都放在了处理重要的事情上,而没有精力再去关注那些边边角角的东西。

(编辑:Zoey)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注资

成本会计核算

企业所得税法实施细则

相关阅读